海峡财经导报

    新闻热线:0591-87980389
    广告热线:0591-87980382
    订阅咨询:0591-87980405

    注册 |登录

    海峡财经导报门户一周 › 财经论坛 › 查看内容

    【专家一周谈】汇改与大国货币政策的选择

    2016-3-31 11:26| 发布者: djkstra| 查看数: 28073| 评论数: 0|期数: 593|原作者: 杨志勇

    摘要:   继2005年“7·21汇改”之后,201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8·11汇改”)又一次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2016年的博鳌论坛上,人民币未来走向问题依然得到高度关注。预测一国货币的未来是困难的,特别是要对一 ...
      继2005年“7·21汇改”之后,201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8·11汇改”)又一次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2016年的博鳌论坛上,人民币未来走向问题依然得到高度关注。预测一国货币的未来是困难的,特别是要对一国货币的短期汇率作出准确的预测,更是难上加难。当然,预测的困难不代表无法预测,更不代表对人民币的未来无能为力。货币地位的演变是有规律可循的。
      探究货币地位演变背后的逻辑,对于人民币的未来有一个合适的定位,不仅仅有利于中国经济金融体系的治理,而且对于全球经济治理也是可以作出贡献的。从历史上看,英镑在国际的地位和英国当年的世界地位有着密切关系。美元即使在今天,还是很难有一种货币能够撼动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这同样与美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不可分离。欧元之所以一出世,就赢得了一种新生货币从没有的位置,和欧元区经济水平有着直接关系。一种强势货币背后是经济实力的支撑。
      这些年,人民币虽然尚未实现资本项目的可自由兑换,但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一直在加快。特别是,人民币已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纳,加入SDR货币篮子,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人民币之所以能够成为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第四种加入SDR货币篮子的货币,与中国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二不无关系。这再次验证了一国货币地位提升背后的经济力量。
      人民币未来走向究竟如何?人民币汇率与国际化问题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7·21汇改”和“8·11汇改”的背景有其相似之处,面对的都是人民币币值走向的单边预期,然而,前者是升值,后者是贬值。一种带有持续贬值预期的货币,显然与大国货币地位是不相称的。值得注意的是,现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纠正。中国一直强调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中央银行与外界的沟通也在发挥作用。人民币的未来,显然不是简单地用升值或贬值就可以概括的。作为一个大国,中国货币政策必须有独立性。
      货币贬值促出口之路不见得行得通。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货币贬值能够带来了出口的增长。一国货币贬值,相当于出口成本下降。出口商品收购价格用本币支付,假设保持不变,用外汇表示的销售收入不变,同样的外汇收入就可以换取更多的本币。货币贬值伴随着更大的盈利空间。但是,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决定了,即使是贬值,鼓励出口的目标也不一定能够实现。如果出口目标地需求不足,如同当前欧美市场,那么即使贬值,促进出口增长的目标也很难实现。如果在一国货币贬值的同时,其他国家货币贬值幅度更大,那么即使有市场需求,需求也可能转移到其他地方。
      贸易对于汇率的影响是很重要的。经常项目顺差有助于本币升值,但是,最终结果是升值还是贬值,仅从贸易视角来看是不够的。这还只能算是从传统贸易视角所进行的分析。当今世界,国际资本流动越来越频繁且越来越迅速,资本流动在相当大程度上主导了一国货币的汇率水平。“7·21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之所以能够持续升值,与国际资本的流入不无关系。蒙代尔的“不可能三角”理论表明,一国要同时实现国际资本自由流动、货币政策的自主性和汇率保持固定的目标,是做不到的,现实只能是“三选二”。中国作为大国,货币政策的自主性不可能失去,在国际资本流动能够得到有效管制的条件下,汇率能够保持稳定。当国际资本流动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受到有效管制时,汇率就很难保持稳定。中国的现实是,虽然人民币尚未实现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但是国际资本进出中国的障碍经常被绕开。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际资本的自由流动是很难被控制住的。在这种情况下,浮动汇率制就是大势所趋。中国所确定的实行有管理的人民币浮动汇率制度,就是务实的选择。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是大势所趋。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必须尽量减少改革的震动。人民币汇率的高低最终取决于市场。中国对外贸易的顺差或逆差是影响汇率的重要因素。但是,国际资本流入流出也会影响人民币供求变化。人民币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直接影响汇率。现实中,汇率政策的影响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国内外因素都会影响汇率政策选择。就人民币汇率而言,就是在贬值预期较多的条件下,也还是有些国家不愿意让人民币贬值。汇率政策的国际协调就很重要。
      随着经济金融全球化的加深,货币政策的国际协调之重要性也前所未有。国家间货币政策节奏的不一致,可能导致相互间货币政策矛盾冲突加剧。2015年末,美元开始进入加息通道,但其他经济体降息是主流。而今,日本、欧元区在负利率上的尝试,各国均不能小觑其可能带来的挑战。不同的货币政策选择,可能出现“以邻为壑”现象,最后导致各方皆输的最悲惨结局。
      法国前总理建议实行G3共治机制,但如果国际货币体系是由美国、欧元区和中国三家决定的,那么不用说三家能不能都负担得起相应的责任,仅仅三家不对称的地位就可能导致一系列问题。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相对较差。与其力不从心做事,莫如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事。与G3相比,G20框架要好得多,更好过之前有人所提议的中美G2(所谓“中美国”)共治。G20在协调中的确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这更应该通过改革G20合作机制来解决,而不是淡化G20的作用。作为大国,中国不太可能长期实行钉住某国货币的汇率政策。钉住一篮子货币比之前主要钉住美元是一种进步,但是,这还很不够。
      如何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保持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将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中央银行因为外汇占款而被动发行货币,在很大程度上就牺牲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货币存量因此过大,蕴含着未来通货膨胀的风险。中国外汇储备体制亟待改革。通过发行公债来购买相当部分的外汇,作为财政储备,与全部通过发行货币来购买外汇相比,优势是这种形式所形成的外汇储备不会直接冲击货币政策。当然,中央银行仍然可以发行部分货币来购买外汇储备,但这不应该是外汇储备的重点。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在加快,人民币汇率的灵活度进一步提高,这都是大趋势。但是,在这一进程中,货币政策的选择应该让其在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国际收支平衡等多种目标的实现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不是干扰这些目标的实现。从现实来看,一国货币政策的选择受到了多种力量的影响。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是币值稳定。中国货币政策必须保证人民的币值稳定,既不能出现通货紧缩,也不能出现通货膨胀。这一切,只能以国内经济金融状况为决策的基础。通货紧缩对经济的冲击显而易见,失业水平也会因通货紧缩而处于高位。在通货紧缩时期,货币政策的扩张程度必须保证,这类似于一些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时下,中国物价水平相对较低,至少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出现了通货紧缩,这是货币政策应适当宽松,才能应对通货紧缩的挑战。与此同时,货币政策的宽松又会带来货币对外贬值的压力,不利于中国的对外投资。如果国际上普遍实行宽松政策,那么货币对外贬值的压力就不会那么严重,一国就可以更专心地通过货币政策实现国内经济金融稳定的目标。如果一国实行宽松政策,但是国际上对该国货币的储备需求较大,那么这也不会导致货币政策选择的困难。货币政策运作之中,应该特别注意对相关经济金融指标的监测,以便对可能变化的形势及时作出反应。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财经智库》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研究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分享

    海峡财经导报 ( 闽ICP备14020644号)|联系我们 |

    GMT+8, 2017-8-17 21:34, Processed in 0.021248 second(s), 1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