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财经导报

    新闻热线:0591-87980389
    广告热线:0591-87980382
    订阅咨询:0591-87980405

    注册 |登录

    海峡财经导报门户一周 › 财经论坛 › 查看内容

    【专家一周谈】货币政策目标应如何定位

    2016-6-12 11:39| 发布者: djkstra| 查看数: 31163| 评论数: 0|期数: 603|原作者: 杨志勇

    摘要:   美联储要不要加息,牵动的不仅仅是美国人的心,全世界都在关注下一次美联储议息会议会有什么结果。下一次议息会议加息的预期正在形成,却因为美国新增就业岗位数量较少这只大黑天鹅的出现而再次发生变化。谁也不 ...
      美联储要不要加息,牵动的不仅仅是美国人的心,全世界都在关注下一次美联储议息会议会有什么结果。下一次议息会议加息的预期正在形成,却因为美国新增就业岗位数量较少这只大黑天鹅的出现而再次发生变化。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货币政策的目标定位一直颇有争议。和宏观经济联系在一起的货币政策,出现的时间还不足百年。货币是中性的,还是非中性的?答案五花八门,不同的答案意味着不同的货币政策主张。但无论如何,货币政策目标的设定不能让货币的基本功能丧失。至少,货币的购买力应该得到保证。不过,似乎找不到一个国家或地区,货币的购买力能够长期保持不变,货币购买力从总体上看是下降的。
      货币购买力要保持不变,货币政策的目标只能是币值稳定。如果连这一目标都难以实现,那么货币政策又能扮演什么角色呢?困难还在于币值稳定的判断。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或地区会有通货膨胀目标的设定,例如不超过2%或3%的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水平也只能借助特定指标如价格指数来表示。当选择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作为衡量标准时,就遇到了CPI设定是否合理的问题。当前中国的CPI过多地考虑了食品因素,食品价格的波动对CPI的影响不能反映真正的零售价格整体变动情况。甚至于,“小小”的猪肉价格的波动就可能影响CPI“大局”。这就直接导致CPI的“脆弱性”。能源价格大起大落也对CPI有直接的影响。将能源和食品等价格起伏较大的商品排除在外,构建所谓核心CPI是一种选择。但是,这种选择也不见得恰当那些价格波动大的商品仍然在那里,对价格指数的现实影响无法忽略不计。
      经济结构的变化会影响CPI篮子商品的选择。CPI如何设定才能够真正反映货币购买力?哪些商品的价格应该计入,又应该以什么样的权重计入都是难题。即使所选定的指标合理,设定什么样的价格水平合理也是问题。为什么通货膨胀率要设定为2%或3%?事实上,币值是持续下降的。2%或3%的目标选择,更多反映的是社会可接受的通货膨胀水平。在全球化的世界之中,一国或一地区的通货膨胀目标水平的设定不可避免地受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影响,特别是货币强势国家的通货膨胀目标的影响。
      难题远不止此。货币购买力是一个不易操作的概念。说房价十年来持续暴涨的时候,我们所要表达的一层意思是货币购买力快速下降。但是,与此同时,电子产品的价格在快速下降或价格保持在一定水平上但功能更加丰富性能越来越好。商品价格因为技术进步而降价的例子不胜枚举。每个人的消费结构不一样,不同商品的价格变化对每个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试想,如果有人持有同样数量的货币,从现在穿越到过去,那么不知道他或她又会有什么样的消费体验?也许在慨叹住房价格低的同时,他或她可能会抱怨电脑又大又笨,抱怨没有什么电子产品可以消费,还会抱怨商品不够丰富。
      货币购买力与技术进步有关,技术进步通常会导致商品价格下降。货币购买力与商品市场结构有关,垄断的市场可能导致本来应该下降的商品价格不下降。商品价格写进了商品需求和供给的各种信息,现实中,我们又很难区分商品价格在多大程度是货币供应因素引起的,还是其他因素所致的。可是,货币政策的运作又不能不解决这个问题。通常认为,货币供应量大,货币购买力就会下降。可是,当其他因素也在商品价格形成中发挥作用的时候,对货币供应量合理性的判断就成了一个大难题。
      近几年,社会上总是存在“货币超发”的议论。依据不外乎是M2占GDP之比与国际横向比较高出太多。对于此,反对者皆以物价水平稳定作为回应。双方说的都是事实,但结论不一样,意味着货币政策取向也会有天壤之别。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和不同制度背景的经济体之间的比较不能不慎重。国际横向比较的确提供了衡量货币供应量是否合理的重要参考依据,问题在于货币供应量充其量只是货币政策可能选择的一种中间目标。是货币发多了,还是货币超发?货币供应量多与少是数量指标,易于判断。货币超发就不太好衡量,因为必须给出合理的数量界限,超过这一界限才是所谓的“超发”。
      以CPI稳定对应货币没有超发也不见得就能站得住脚。货币供应多了,对物价水平的影响可能要滞后一段时间。有的发达国家滞后期可达18个月,但是不同国家的滞后效应不一样。这就有一个货币政策的短期和中长期效应判断问题。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正处于金融深化过程中,这个过程需要消耗掉大量货币。金融深化过程意味着一些本来不在商品交换领域的物品变成了可交易的商品,货币的交易需求大幅度增加,货币因此可以被大量消化。商品货币化可以吸纳大量货币,土地使用权成为可交易的商品,就是一例。相应地,房地产行业就成为吸纳货币的大户。只要商品价格稳定,这些吸纳进去的货币就不会释放出去,不会对其他商品的价格造成冲击。按此,房地产价格稳定对经济金融态势的影响就不可小觑。如果房价雪崩,那么这不知道要释放出多少货币,从而对价格形势带来极其不利的影响。 
      创造货币的不只是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兴起,货币创造更加便利,货币政策的运作再也不能忽视数字货币。现代货币更多体现的是一种信用,当市场能够提供这种信用之时,中央银行的作用势必被部分替代。面对这种形势,未来货币政策又该如何作为呢?
      货币政策运作的困难还在于货币政策目标的选择受到了更多公共政策目标的影响。经济增长和就业就是多数国家货币政策选择中必须面对的。各国央行不仅要反通货膨胀,还要警惕通货紧缩。对通货紧缩的恐惧,决定了央行必须对此有所作为。金本位制等旨在让货币成为硬货币的做法之所以不合理,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可能带来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往往意味着经济萧条,在这种情况下货币供应量扩大,给经济“放水”短期内肯定有必要,但是,水多就要防涝。采取什么样的政措施,让货币供应量不至于过高,不至于透支未来,就不能不加以考虑。
      面对现实,货币政策的运作既要针对不易操控的货币供应量,还要提防货币存量所可能带来的影响,挑战多多。利率市场化同样会影响货币政策的运作,中央银行怎么决定利率,需要考虑哪些因素,同样面临很多困难。“社会融资规模”这一富有争议指标的提出,拓宽了货币政策运作的视野,但是央行对于社会融资的作用应该处于什么样的地位还需要说清说透。国际上甚至有央行不应该存在的主张,因为央行的功能可以为政府其他部门所承担。再加上现实中央行独立性问题虽然得到了很深入的讨论,但是,在短期和中长期目标权衡中,多数央行更倾向于解决眼前问题,导致央行缺乏立场。当然,在中央银行基本上成为现代国家标配的今天,不同观点必然会不断刺激中央银行不断完善自身的运作机制。
      当代社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社会,货币政策的目标定位以及后续的运作或许只能在动态之中求平衡。

    (林明、武洪、海燕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智库》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研究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分享

    海峡财经导报 ( 闽ICP备14020644号)|联系我们 |

    GMT+8, 2017-10-24 04:43, Processed in 0.019172 second(s), 1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