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专访】<em>社会</em>学者沈洋:服务业男女工人以不同方式处于劣势,性别阶层户口不平等彼此交织

2020-06-30 11:47

在亲身体验了顾客的冷眼、对餐饮业农民工的生存状态有了切实体会后,沈洋指出了他们付出情感劳动背后的疲惫与沮丧,以及这一群体因阶层低而几乎变得不可见的现实困境。

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1

你或许也曾见过这幅景象:餐厅营业时间还未到,领班带领着服务员列队做动员工作,集体高喊“顾客第一”“服务至上”等口号。我们多少都知道,在我们走进中高档餐厅消费时,为我们提供优质的服务、让我们感到宾至如归是服务员工作职责的一部分,这或许并不尽然出自服务员本人的真实情感。餐馆里的工作要求是如何约束服务员的行为,调动起他们的“情感劳动”的?是谁在从事餐饮服务业的工作?他们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

你在餐厅遇到的服务员大多是农民工。2017年,中国有1.7亿农业户口居民在异地从事非农劳动,占中国总人口的12.4%,80%的中国餐饮从业者为农民工。工人与顾客的互动、男工与女工的互动、雇主与员工的互动,构成了餐饮业农民工进城务工生活的主轴,他们的生活在阶层、户口、性别等因素的相互交织下呈现出种种复杂的面向。无论是在主流媒体上还是学术界内部,餐饮业农民工大多处于失语状态。

2011年,还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沈洋,选择了上海餐饮业农民工的工作经历作为自己的博士论文课题。2012-2015年间,她耗时七个多月在上海一家中档饭店打工,通过参与式的观察与访谈了解餐饮业农民工的生活,并在2016-2018年对饭店和员工进行了数次回访。2019年,根据她的博士论文改写的《泪笑之上:性别、移民与中国服务业》(Beyond Tears and Laughter: Gender, Migration and the Service Sector in China)一书出版,探讨了性别、社会阶层与户口对上海餐饮业农民工的影响。今年5月,她与兰卡斯特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胡扬合著的一篇论文出版,为我们呈现了上海餐饮业农民工在从事情感劳动时面临的内在冲突。

2011年至今,沈洋一直和打工时结识的工友保持联系,时不时回访那家饭店。在周围商圈发展以及外卖业务兴起的冲击下,饭店生意每况日下,员工出走也在加速。不少人继续在服务业的其他分支寻找机会,比如近年来因电商和外卖蓬勃发展而备受关注的快递员和外卖员。沈洋认为,这些进城务工的服务业农民工一方面背负着远方家庭的期望,另一方面在城市里体验到了巨大的贫富差距和不平等,快递、外卖等新岗位虽然貌似能赚得更多的薪水,但依然不足以让他们实现向上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