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走进井陉南横口,走进谁人陶瓷铸造的世界

2020-05-23 08:16

走进南横口

古老的井陉素有三川九岭十八垴,七十二个对对村之称。由于地理原因,工具、南北走向的山川、河流将山川、河流两岸的山村自然支解形成了相对的乡村与山庄。极大地富厚了中华文化和地域文化。

我的家乡在井陉县最西南端的一个对对村——南蒿亭村。南横口、北横口村是回家的必经之路。井陉七十二个对对村,我影象中最多最深的莫过于横口了。小时候不明白什么瓷窑及陶瓷文化,只记得村里的马车经常要到横口往回拉大缸,家里的水缸、菜缸及酒坛子、油坛子都是出自横口。但常从南北横口途经,却从未到过南横口村。

早年在省报做编辑、记者时就和在检察院事情的、南横口村李怀林的二哥熟识,但很少谈及过南横口的井瓷历史和文化,更未曾想到这里现在竟成了“水镇”。得益于如今超蓬勃的信息网络,一日偶然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了李怀林先生的农家陶瓷文化博物馆。原来已“大隐”多年的我兴奋之中放下了手中的笔,驱车走进了这个陶瓷水镇、井陉窑古遗址之一的古老乡村。

时序庚子四月,夏历6月中旬,往年已进炎热夏季,今年却有些反常,仍有春季的清凉与温和。晴天气美意情,不足一个钟头就看到了南横口村西的一个标志性修建上由刘金凯先生题写的“陶瓷水镇”四个红色大字。在李怀林先生的引导之下,我们从坐落在陡坡之上的村子后面,在一个坡度很大路面很窄的小径驾车下去,穿过一个坡上的小巷子再左拐不足二百米,便瞥见了村口的一棵枝叶茂盛的老槐树。老槐树是北方乡村曾经的一个标志。已往北方的村子里险些都有一棵百年甚至千年迈槐,另有不少村子老槐成了村子里供奉的神灵。世事沧桑,如今村子里的老槐已不多见了,所以看到这棵老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走进了历史。

老槐枝杆很粗,中间已朽烂,但长势茂盛不显苍老,树旁墙上挂了一个牌子,称这棵老槐已二百多岁高寿,不用说已是这方水土上的神灵。树上挂了不少红布条子,寄托着村民们和游人的优美愿望和心声。老槐生长在阳坡一个较宽阔的街道中,树双方的墙壁险些全是用当地炼制的瓷管垒沏的,这也是南横口的一大特色,它无言地告诉人们这里即是瓷乡,无数瓷管记载着这里古老的陶瓷历史和辉煌光耀的井瓷文化。

李怀林先生的农家陶瓷博物馆是用一处老宅改建的。坐落在陡坡之上,窄巷之中的老宅像一座古老的城堡,不规则的石块垒沏的墙体已显斑驳,向人们讲述着主人的已往与家庭的温馨。小院不大,下面是里外间的窑洞,不是石窑洞是用炉渣灰打制的窑洞,我们小时候称这种窑洞为“灰壳子”,制作经济,冬暖夏凉。窑洞上面加盖了一层平房,想来定是厥后加盖的。李怀林先生充实使用了小院的各个空间,院子里摆放了许多生产于差别时期的种种井瓷器具,供游人品鉴与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