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跌过的坑再踩一次,滴滴式焦虑何解?

2020-03-26 10:30

跌过的坑再踩一次,滴滴式焦虑何解?

工业作者|黄尘

编辑|谭松

泉源|一鸣网

虽然疫情已经被开端控制,但仍有不少企业还没有走出其带来的阴霾。穷则思变,原业务单量淘汰的滴滴近期在21城上线了跑腿和同城取送件服务。继共享单车和外卖服务之后,这是滴滴对当地生活服务的再度出击。

据滴滴方面宣布的数据显示,从现在试运营的情况看来,粮油蔬菜、药品等生活物资是跑腿员代买的热门商品。究竟天天首单低至一毛的价钱轰炸也是下了血本的获客操作。

凭据QuestMobile在今年2月公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陈诉》,从1月24日至2月2日,盒马、叮咚买菜、逐日优鲜的日活跃用户规模增速均凌驾100%;而多点Dmall、京东抵家的日活跃用户规模也获得了双位数的增速。

现在滴滴再度拓展当地生活服务,一方面疫情下的生鲜、外卖等行业的即时配送需求激增,此举能够为受疫情影响的代驾司机增收;另一方面,试水即时配送行业,某种水平上对当下的业务瓶颈也是也是一个缓解项。

有了这些考量,这次新服务的上线似乎是顺理成章。可是面临渐成红海的即时配送服务领域,滴滴想要从中分蛋糕,恐怕没那么容易。

竞争者不容忽视

现在来看,即时配送行业竞争者不在少数。从2013年开始,人人快送、闪送、UU跑腿、邻取等相继入场;2016年起,达达、百度外卖、美团、饿了么相继推出跑腿业务,顺丰也推出同城急送服务。

然而这只是开始。2018年,阿里发力当地生活服务,年头95亿元收购饿了么,其后又2.9亿美元战略控股点我达,引刊行业内外惊动。就算不提美团在港上市,闪送、UU跑腿、达达-京东抵家等即时配送公司均获得资本青睐。新一轮拉锯战在2019年发作,美团推出“美团配送”新品牌并升级配送开发平台之后,饿了么接招,独立“蜂鸟即配”,两大头部加上顺丰,又为即时配送的战场添了一把火。

不得不提的是,今年入局即时配送服务之前,滴滴在当地生活服务上早已有了探索,但滴滴外卖和共享单车业务的失利,让其不得不重新聚焦出行主业。

然而贝恩咨询曾公布的《2018年中国新型出行市场研究》显示,滴滴依然支配着出行市场,并占据着九成的生意业务额,但却很难说这些都是滴滴的用户,有60%的订单并非来自滴滴自己的APP,他们可能来自微信、支付宝、高德舆图、携程等其他平台。这更为滴滴的苏醒增添了无形的压力。